倚山观澜

w站:780252
如果没有w站,要私的话,wb:悄悄地进村198112(不怎么看wb,所以最好提前在lof上找我说一下)
肖战粉勿扰,谢谢

  看到某些人发的那些所谓的……反驳?

  如果这种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算的话。

  

第一段:

  好家伙,按你这么说,娱乐圈的狗/仔们都要直接开party。

  按你这么说,那些造“85花 二字女星”谣言(不针对三次元明星,仅举例)的营销号怎么还会被告呢?

  哦我懂了,理直气壮的打空码造谣就是为了等到别人找上门的时候说别人在“对号入座”。这种程度的诡辩是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她自己了,反正按正常人来说就是茶的一/批还搬弄是非。

  OK的,下次我大可以频繁发:某hp圈l开头常在“霍格沃茨理发店”tag上发言的ID三个字的大龄社畜说”她说斯内普早该/死了”、“反对卢平教书的都不配在网络上活着”、“卢平变身狼人夜游不是没出事吗?就算死了人也活该,谁叫巫师界歧视狼人呢?”

  嗯,到时候某些人可别跳出来说我在造谣(乐)

  

  第二段: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认为反嘴就是造谣吧?

  哇哦,那你的观点可和正常人可能不太一样,毕竟别人是直接抛观点抛证据链,而有些人则是直接造谣扭曲事实,呵。

      

不过也是,有些人自知理亏,完全没有办法找到证据证明自己并不是污蔑,只能选择造谣+举报呢。

  狗仔队里没有你我不看(笑得)

  

  最后:

  懂了,没有证据支撑自己的谣言,所以制造阶级矛盾对立来让自己圈子的人“撑”自己。

  6啊,且不提这所谓的阶级矛盾在这次的造谣事件中是否存在,也不说你这前言不搭后语,属实纯口嗨的毫无逻辑的言语,我就先礼貌的好奇问一句你的造谣和这些有什么关系?

  不针对你三次元的家境甚至家教做出任何看法,就直白的说:请问你是觉得阴阳怪气就可以抹灭你“试图造谣抹黑反被抓”的事实吗?

  笑了。

  

  

  

【游戏论坛体/萩松/景零】难道我们就是传说中的推图工具人吗?!(3)

前文在这里 (1) (2) 

*游戏论坛体,含原创内容,胡编乱造

*觅迹者是派出的角色(即原作角色,兰、新一、警校组等),调查员是玩家

本章有原创案件和人物,案件条件比较中国化,且受作者智商限制比较一般,如有雷同……求私聊。

本章含彩蛋3k+

81l

……第十章的案件做的稍微有点……

这是真的不怕查水表啊

  

82l

确实,这一次是真的吓到我了,说被吓到也不对吧,微妙的在是否被吓到之间。反正不是那种血腥恐怖的,也没有死人,甚至不是说人性怎么样,但……说真的,这章被突然封掉我都不奇怪。

  

83l

就是细思极恐,而且让人觉得好像确有其事一样,逻辑什么的都对的上,而且直指上层……6

  

84l

但悲伤的是,就算是真的我们也不能做什么,只能说就这样吧,唉。

  

85l

?我还没打到那一关,求剧透!

  

86l

等等,我贴上去,章节内容有点长,你等等。

  

87l

好好,感谢!

  

88l

【贴图:第十章·凤翔山庄:第一节

凌晨,茶色长发的交警姐姐打着哈欠,给一个个路过的司机尽职尽责的做着酒精检测。

[萩原千速]:哈……呼!真是的,这么晚了还要加班,可恶,感觉黑眼圈都快要出来了。

[池田夏希]:嘛嘛,千速姐,这也没办法嘛,最近快到年了很多人都参加了酒局,醉驾的人也多了,害。

[萩原千速]:是这样没错啦,真是的,明明……等等!

看着突然有点紧张的司机先生,[萩原千速]皱起了眉——不对劲,酒精浓度没问题,但是司机未免太慌张了——他想要隐藏什么?

[萩原千速]皱着眉,顺着司机的目光迅速往后座瞥——2L大小的无标签矿泉水瓶?

不对,里面的水并不是透明的,而是仿佛尿液一般难以描述的黄。

第十章第一节·综回】

  

89l

yue——,对不起,这样的形容真的有点恶心。

  

90l

同意,但是真的看到的第一反应就是……咳。

  

91l

然后呢然后呢?不会真的是尿吧?还是说是什么神秘药剂?返老还童什么的(bushi)

  

92l

不是啦不是啦,哪那么多A药啊,不是啥特殊功能的东西,其实还挺简单的,整个案件不算特别难,甚至在所有案件中说的上是简单的,所以也没什么人问通关技巧。

  

93l

啊咧咧?

  

94l

别学柯南啊楼上哈哈哈哈,救命好想笑,楼上为什么可以发语音?

  

95l

小问题掠过啦,求大神出后续(同没打到这关,想提前看剧情嘿嘿嘿)

  

96l

【贴图:第十章·凤翔山庄:第二节

警视厅·化验科

觅迹者[萩原研二]、[松田阵平]进入该场景

[萩原研二]:小阵平,昨天姐姐搜剿的液体化验出结果了吗?

[松田阵平]:当然出了啊,要不我叫你过来干嘛……我说hagi,你黑眼圈太明显了吧,我昨天又不是你值班——你是不是自己组装了那个新买的模型?!

[萩原研二]低咳一声:“怎么会?你想多了啦,我怎么可能会不等你一起组装啊——只不过昨天晚上调查员小姐过来找我打电动,又是我很感兴趣的游戏类型,一不小心玩过了头而已。”

两人看向你,[萩原研二]委屈巴巴的眨眨眼,撒娇一般的暗示你不要告发秘密,[松田阵平]则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调查员(你):………

你沉默了一下,思考要不要为了昨天那顿萩原请你吃的夜宵背一次黑锅——哪来的打电动忘了时间,倒不是说你们做不出,只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你的黑眼圈绝对要比萩原的还大——话说松田阵平也不是不了解你们,他当然知道自家幼驯染在撒谎,只不过是故作不知罢了。

怎么感觉受伤的只有我?!

萩原君,下次如果再碰上觉得某个墨镜特别适合幼驯染,又偏偏刚和小阵平合钱买了最新出的机车模型导致手头紧,准备趁着合租人值班做一些手作卖钱买礼物的话,请不要让你“亲爱的”调查员小姐做大冤种背黑锅好吗?

说好的“小姐,你是我最珍惜的人之一”呢?

哦,“最”里面还得分个高低贵贱是吧,小阵平永远是最中之最???

我真的服了你们这群幼驯染。

啊,还有另一对,请不要以“hiro最近生病后胃口不太好,日常有点反胃,听说调查员小姐也是这样,能不能帮我试一下这些菜品,看看那种菜品在这种状态下比较能吃的进去?”这种理由让我试菜了好吗?连安室透马甲都出来了是闹咋样,虽然你做的很好吃但是我真的没胃口啊!

上帝,请让我离开这个没有幼驯染的世界(合十)】

  

97l

啊,这个剧情原来是第十章的啊!找了好久想不起在哪里了。

  

98l

打到这关的时候真的笑死,说好的“女性向”游戏呢?还说对乙女厨很友好,觅迹者永远都深爱调查员(玩家),这是闹咋样啊!

  

99l

说起来我还看见一个营销号发了一篇游戏推文,说什么:“他们对你的爱是百里挑一的”,得嘞,我还说为啥这个营销号说得牛头不对马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是那百分之一,但他们爱的百分之99都给了彼此,所以他们99……

  

100l

居然还可以这么解释,6

  

101l

还刚好是99l,怎么那么巧hhh

  

102l

但是真的好甜哦,心照不宣的惊喜什么的,xql的把戏罢了

  

103l

所以我就活该变成爱的踏脚石是吧!我就是冲着乙女向来的,还想当一次团宠……QAQ

  

104l

抱抱楼上,我也一样……看立绘还以为是全员后宫向的乙游来着,心痛。

  

105l

我才是真的悲伤,一开始想当乙向玩,鬼使神差选了男调查员,结果玩到后面感觉他们看我的就是纯友情亲情,半点脸红心跳的感觉都没有,可恶,想换回女调查员当小妹妹甚至小女儿被维护了,男性视角总觉得怪怪的

  

106l

话说有没有后续啊,在警视厅突然开始飘粉红泡泡什么的要不得好吧,能不能靠点谱……所以墨镜小阵平收到了吗嘿嘿嘿(bushi)

  

107l

第十章番外篇是有送礼物的,不过必须打番外关卡通关研二才能凑齐前买墨镜,明明是他要送的礼物为啥还要我出力——不过小阵平后面立绘的墨镜全换成研二新送的了,真的好细节,kdlkdl

  

108l

所以有人看后面的吗?走剧情啊各位调查员们!后续贴图放那这了哈

  

109l

【贴图:

穿着白大褂的技术人员走了出来。

[户屋英子]打着哈欠,暗调的长卷发披散在脑后。

[户屋英子]:这东西不在我的专业范围之内,你们找错人了。

[户屋英子]:不过我帮你们找人检验了一下,那东西是——

弹窗跳出:是否使用一张鉴定卡?

[是]

[户屋英子]:那就是一瓶酒,只不过它的原料毕竟特殊——那是虎骨酒。

大家突然之间沉默了。

虎骨酒……那是在二三十年前就是被禁止售卖的东西,它是怎么出现在一个普通人手里的?

[户屋英子]:听说这个案子已经移交到了上层,有人命令下来让人不要查了,估计很快你们就会接到通知……我很忙,先走了。

[萩原研二]:谢谢啦英子酱~改天请你吃饭?

[户屋英子]摆摆手,走了。

调查员の信息栏突然出现了来自觅迹者降谷零的讯息。

降谷零:抱歉,调查员小姐,这个案子不在zero的管辖范围之内。

你:………

你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可能是你无能为力的。】

  

110l

呃,后面会有反转的……吧?

  

111l

并不会,直接剧透好了,虽然后面真相查证了,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得了应受的惩罚——这应该是第一次调查员调查的案子得到oe结果吧,害

  

112l

这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有种很无力的感觉,就、也不是说我就多么多么有正义感了,这种非涉及人命的案子,又是游戏,我其实没那么大感触才对……但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113l

有一种突然之间就很不安的感觉了

  

114l

我能理解,甚至玩完之后我还上网查了一下,总感觉像是现实改编的

  

115l

确实是,但是既不确定也没证据啊

  

116l

楼上,有可能就算你有证据也举报不了

  

117l

这么说的话也是,唉,心情复杂

  

118l

我还住在类似的山庄边上呢,有点想问爸妈有没有这回事,但是我又不敢

  

119l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急死了,能不能有人告诉我一下???

  

120l

【贴图:

觅迹者[降谷零]打开zero组员调出来的监控。

被抓到的男人在几个小时前,曾偷偷摸摸的从凤翔山庄里出来,怀里抱着的赫然是被收缴的虎骨酒

——而凤翔山庄,是国家5x级景区内,也是某一国家动物自然保护区内最出名的酒店,没有之一。】

  

  

  

彩蛋是萩松送墨镜后续

一口热瓜:一个理直气壮造谣者的“论点”

  占tag致歉。

  主要是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论所以想要总结出来一起笑一下哈哈哈

  被造谣者:

  第一贴:(1) 

  第二贴:(2) 

  第三贴:(3) 

  

  造谣者回应:https://mondkuchen93.lofter.com/post/1e230d4b_2b7e6e371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一个把造谣当成一件可以理直气壮的去做的,三观和行为与正常人有异的奇行种计较呢?

  早就应该知道了,能无视事实胡说八道的,本来就不属于可以正常沟通的存在。

  害,突然感觉有点掉价。

  过几天删。

  

论怂包莉莉猫胡乱造谣后不敢对峙的彼得(老鼠)行为

  原帖:这里 

  

  因为担心@莉莉猫 看不见,在拜托别人帮忙在帖子上@了她之后,还在据说她一定会看见的贴吧上再发了一次。

  然后就发现我贴吧被拉黑了(乐)

  真有意思,一边在背后拼命造谣,一边在苦主找上门的时候当鹌鹑当缩头乌龟,真“有担当”。

  直白点说:就是一个怂包。

  

  现在问题来了,如果她觉得自己没错,觉得我确实有种/族/歧/视倾向,为何不发帖发图整理我的言论当证据直接打脸?

  如果她觉得自己确实没证据,确实是在造谣,又为什么不敢作敢当,不正面回复?

  恕我直言,我对您的人品发出真挚的质疑:一个以造谣满足私欲、抱团来维护自己虚伪到可怜的“正义感”。

  你心虚吗?

  无论是你还是你的亲友,大可以直接在我的评论区或者在tag里直接对线。你有证据发证据,没证据那就为自己的造谣道歉,摆着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干着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的肮脏事,何必叫“莉莉猫”呢,直接叫“莉莉鼠”可能还比较贴切。

  

  

【模拟】坠入光明(13)

1.手机打字,更新速度慢,且可能会弃坑,想好了再入哈

2.文笔差,逻辑不清晰,如果哪里有问题的话求指出。

3.后面一直囤着没看,有bug,与原文完全不符———————————————————————————————————

赤江那月从一开始就对世界充满了疏离感。

也不奇怪吧,一个因为异能力从小生活在“游戏中”的孩子,他看向世界的视野自始至终都隔着一层“毛玻璃”。

就像是同期们认为的,无论是在哪个世界,他一开始都过于格格不入了——后面的“融入”真心和伪装的占比是多少,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但这种异能带给他的不仅仅是缺陷,它无疑让赤江那月成为了一个敏锐的天才,使他比同期们更快的发现了怪异之处。

窗外的行人,标签上统一的都是【???】

他垂下了眼眸。

  

【克莱因壶】并不仅仅是一个异能名,它还是书的具现化体现,甚至是一个世界的基石。

所以,当他踏上这片土地,他就隐隐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所有都终将真相大白,而有什么东西都将会改变。

听到安室透放下的惊雷后,他突然有一种“终于来了”的安心感,沉甸甸的石头落在了地面。


“你的世界不过是书中的一页。”

安室透如是说道。

抛弃了所有的情报技巧,也放弃了所有遮遮掩掩的套话习惯,他直白而又长驱直入的进入了正题。

你的世界?

是指东京还是指……横滨?


伊达航无意中撇了眼窗外,倒吸了一口气,忙扯了把同伴一起看过去。

四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打闹着走向波洛,看不清脸,但是这些影子太过熟悉,他们不可能认不出——

“那个是我们?”

松田阵平质疑:“怎么可能,走路的姿势都不对,而且我怎么可能会和hagi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明明我们一直忙的要死。”

而且……

“总感觉很不对劲,有种微妙的不协调感,我在抗拒他们的靠近。”萩原研二皱眉:“可是为什么?”

“他们的走姿。”受过特殊培训的诸伏景光说:“和其他人一样,走路都是微微偏右的,都是左撇子。”

哪来那么多的左撇子?一定要说是不同世界的差异也不是不行,但是安室透也是明显的右撇子啊。哪怕是全推给世界差异,那心头微妙的不适感应该怎么说?警察做久了最信任直觉,危机关头在多次生死之间磨砺下越发敏锐的直接可是最优秀的报警器。

降谷零拽住了安室透的衣服,两个恍若倒影的人注视着彼此。他眼里燃着熊熊烈火,对真相迫切的求知欲和对现状的不安让他的情绪不断激进化。

可是不对。

他在幼驯染安慰的眼神中松开了手。

这种极其不理智的行为不应该是他会做的,太过情绪化了,他的情绪被这个世界影响的太深了。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深褐色的拇指指向窗外。


安室透干脆一口气全说了,时间有限,在这里呆越久他们就越容易被同化。

“这些都是你们的……克隆机器人。”

他皱着眉斟酌着词汇,事实上说是克隆机器人也不够贴切,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成为降谷零了。”


  

  

  

  快完结了,本来想一章结束的。

  如果有人看的话麻烦发个评论催催我QAQ,没人催完全没动力,心塞。

  上帝保佑我一两章内揭设定一步到位直接完结🙏🏼


论如何恶意扭曲言论抹黑他人引导舆论

  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颠倒黑白扭曲是非。

  我发表过卢平读书相关的帖子内容如下:

  

而今天我所看到的,某人在别人那里发表的内容如下:

  

我真的服了,某些人是怎么从这篇里面得出这种观点的?我什么时候说过所有狼人小孩不主动跳焚/化/炉就是罪大恶极啊?随意乱安罪名就是你的风格?

  因为她拉黑了我,所以不知道@她的评论她有没有看见,下面放我的回复(其中一条因为经常被吞所以放图片,其他的放文字,方便阅读)

  

 

”  另外,受教育并不是只有一种形式,非得进学校才能受教育吗?

       可以请家庭教师配合家长一起教育(卢平爸爸一开始的想法就是自己教),也可以通过冥想盆让教师把教书时的记忆让卢平被爸爸带着学,甚至可以说入学学习但满月通过特殊途径出来被家长看护。

       这些难道不更安全些?非得制造矛盾和群体利益对峙?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你是爱他还是恨他。

说爱他吧,你连他应该有其他的可能性都不愿意想象,只愿意让他被死死禁锢在他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志得意满,甚至说的上落魄的人生路径。

说恨他吧,你又不愿意接受其他人对他错误的一丁点批评,哪怕他自己也曾因此愧疚过。

你开心就好。”(评论内容)

  

  顺便在补充一点,正常情况下,群体的生命健康权都会高于其他。

  拿开放前的新/冠作比,卢平等于是得了定时发作的早期新/冠,校长做了特殊防护让他到点自己呆着,可他偏偏自己和朋友跑出去玩。

  而校长本身也没做到严防死守保证其他学生的安全,所以我其实还是认为卢平不应该继续上学的。

  问题是不在霍格沃茨上学不等于没有接受教育啊,难道教育就只有一种形式吗?!

  

  

  我是真的很奇怪,我究竟什么时候说了“狼人小孩/狼人都应该去死”类似的话?为什么她可以理直气壮的编造谎言到处造谣?

  

  另外还有一个,她貌似还说过类似“斯内普霸凌学生”的话来洗卢平。

  有没有可能,在我眼里,他们都各有各的错处,都不应该当老师?

  我的评价:

  

over

  

  

  

  其实有的时候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把自己的目光限死在作者画的人生框架内。

  人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就是都有无限的可能性,像是孩童会幻想自己成为警察,成为律师,甚至成为总统。书中人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其他的可能性呢?

  当有些人认为:不让狼人当老师就是种//族//歧//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就是不适合只是单纯的不适合,不涉及其他。

  就好像“有手足口病的人不允许当幼师”一样。

  难道要说这个世界都在歧视手足口病患者吗?

  

  况且卢平其实也没有非得当老师的想法,他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并不一定非得是老师。

  他不能当“专业拆除”的相关工作吗?他不能当发起少数//种//族平//权//主义者吗?他不可以当家政公司用“清理一新”成为最佳员工吗?甚至他不能自己建一个特殊学校欢迎特殊学员就读吗?

  有没有可能,他的人生有其他选择,不一定非要去选择一个有可能会给他人带来危险的工作?

   

  二编:

  加同一个人另外在另外一个人帖子下莫名其妙的阴阳怪气:

  贴主的主要内容是:斯内普作为老师不应该霸/凌学生,这是一个非常不正确的行为。

  首先我支持这个观点;其次我之前早就说过斯内普不适合也不应该做老师,霸/凌学生没得洗;最后对此我表示斯内普就应该被开除。

  

 

  不知道图上那个人是想要表示什么,表示我“离谱的洗白斯内普”?有没有可能我本身就反感斯内普做老师时的行为,也觉得无论什么原因既然做老师了就应该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语焉不详的阴阳怪气,给别人一个预设的反派立场,不愧是你。


cos性转双黑的我们异能力随机刷新中?!(4)


【13】

那些有的没的暂且不提。

【太宰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戳了戳同伴。

“你说,综漫世界,有疫情吗?”

好家伙,这真的是一个好问题。

如果是开放前,【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都不会担心这个问题,毕竟他们一直被封校,又都有点子宅属性,还怕死,一直都没有被感染过。

但是开放之后嘛……

圣诞节前就全军覆没了。

允悲。

两个人的症状都已经好了,要不也不敢出来晃——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中原中也】唯一的后遗症是月经莫名其妙被推迟了,而【太宰治】则会非常间歇性的咳那么一下。

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没测过核酸啊!

抗原什么的根本买不到,而且死贵又不一定准,反正都阳了还不如去医院门口做混管。

但是去医院又真的麻烦,排队的人老长,而且所在地放眼望去都是羊,阴的反而不出门,把自己蜗居在家一个多星期之后,她们还是戴着口罩出门了。

这也就意味着……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阴是阳啊摔!

如果综漫世界没疫情的话,她们岂不是病毒传染源?!

随着噼里啪啦一阵脚步声和物品掉落声,房间的大门被打开。

“救命啊,有大问题——”

两个人挥舞着手一脸宽带泪。


【14】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综漫世界真的没有疫情,取代而之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各种能力。

好消息是,她们不会变成传染源了,因为在各种奇怪能力的作用下,她们直接全身心被洗涤了一遍。

从修仙的开始——说真的她们从来不知道为什么修仙还有宗教差异之分——事实上她们所看到的修仙群体比起仙侠小说,实际上更接近西游记的架构。

佛道默契的划分界限,互不干扰,但是有问题的时候又会互相帮助。

据说还因为群众信仰的问题,佛道势力此增彼长,这就涉及一些神明什么的了,再说下去盘古开天辟地都要出来,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就不是她们可以探知的领域了。

在经历了各种能力体系,包括咒术的反转术式,文野的治疗型异能,修仙的洗髓等等之后,别说小小的新冠病毒,连体内大大小小的所有细胞都更新了,因为熬夜通宵吃宵夜喝奶茶产生的痘印暗黄都莫得了,脸上变得不干不油,皮肤状态恢复到了人生巅峰,不仅现代人所困扰的秃头问题解决了,近视治了,连身高都莫名其妙多了几厘米。

好家伙,这一趟比做多少次医美都值。

“吸溜,原来咱们也有做大美人的潜质啊。”

“你别对着镜子流口水啊喂,这样好丢脸……嘶,我去。”

【太宰治】震撼的摸着自己的脸。

“这回家之后爸妈怕是得认不得我了……”


【15】

总而言之,在用国家的钱网购了各种生活用品,包括衣服和护肤品之后,她们正式踏进了做任务的旅途。

任务面板上的【抽一抽】着实“扣人心弦”——虽然选择了第三个任务,但并不是直接给出固定的十人名单,而是每天任意抽取一个名字——不限片场,不限阵营。

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非酋,抽个十连只有保底,连保底还是和之前抽的角色卡牌重的那种。【太宰治】还好,只抽卡牌游戏。【中原中也】则属实是真赌狗,在某同人软件的元气赏里使劲三连五连的抽,不仅没有不重的,还没几个是自己推!

偏偏她还不死心,软件更新后三连抽有保底不重复,她抱着“反正也不会重”的心态在某迪联动3C版“刷”的一下来了个三连——好家伙,整版就三个E赏(最低等级)她全拿了回家。抱着不死心的心态又来了个三连,真好,E赏全部x2。

她“呜汪”一声,眼神放空,拒绝再赌。

【太宰治】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同伴,慌慌张张的洗干净手,蹲了个整点按了下去——她一向有蹲特殊时间点抽卡的习惯,认为这样可以让她的运气更好——可惜结果告诉她这些都是白瞎。

亮光一闪,神秘而高贵的紫光笼罩了两人。

好家伙,心更慌了,这种情况抽到ssr人物可不是什么好事!

【太宰治】的反应更快,她眯着眼看清楚了发着光的名字,倒吸了一口气。

好消息,是武侦的兄dei,正面人物总比反派好。

坏消息,那个人是太宰治。

……现在准备一本完全自杀手册还来得及吗?







这是一篇欢乐向文,真的。不过真心换真心,想要完成任务女主们还需要经历一些东西——不涉及人身伤害的那种,也不会很虐。

女主们都是最普通的那种学生,智商和武力一个不沾,考个高数心惊胆战,跑个八百心跳腿软,不开点挂活不下去来着。

挂其实不是异能力,那玩意就是来搞笑的——她们的挂其实就是记得一些前期剧情然后背靠祖国,对于日本来说她们作为正经的国际友人在哪都得受保护,没人敢让她们出事,没人会主动惹中国(得瑟)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AQ,最想要评论啊啊啊(悲伤辣么大)


  彩蛋300+,有乱步出没



李涛一下一个作者能惨到什么地步

  推文(乐) 已完结

  看了大半,剩下家教片场因为没看过《家庭教师》的原因迷迷糊糊🤣

  是我只能仰望的大长篇,让人头秃的那种(笑得)

  指路这里 

  对贝尔摩德和降谷零的新关系记忆犹新了真的hhh,金发组居然还可以套这个关系(怕剧透先不说了)

  第一次正经推文反而不知道该说啥,说多了怕剧透,只能说是文野x柯南x家教的联动文,然后主角是零零的弟弟?

  嗯,感兴趣的一起来看吧hhh

雪雅:

  占tag致歉。


   今天,我来给大家推一篇文,《荒神中和反色乱前传》。


  关于这篇文,它的诞生以及延续,根据作者所述,其过程实在是无比曲折。


  本文作者非常之惨,因为她的文是被人坑的不得不写,其中的前因后果,且听我细细讲来。


  简单来说,作者以前被人忽悠着在jj开了篇合写文,期间一直保持联系,且作为新号的主人,另一位作者一再保证会完结,之后便以要考雅思什么的无限拖更。于是剩下的那位上了一次号,发公告告诉读者一定完结。


  但是后来,因为考试一拖再拖(另一个作者语),所以文也一拖再拖,作者自己为爱发电单写了一些高质量番外放上去。


  期间作者被人忽悠去写三创文了,结果幸运E发作,二创作者说她为爱发电万字一发完三创文抄袭了她还没有写的文的大纲,要求她删文道歉,后还鼓动自己的粉丝冲她。此事之后好不容易等到另一个作者回来,结果开屏就是退坑通知。


  没错,另一个作者好不容易考完了,然后告诉本文作者,她,退圈了。


  然后她给出的原因是,因为某些原因,现在一看见某某同人或者动漫名词就想吐,不想写了。


  换而言之,她坑了。


  现在细细想来,那时候还没有疫情,雅思的考试其实不会轻易延期,所以其实这大概是另一个作者用来忽悠这位可怜作者的借口罢。


  剩下的那个作者没办法,毕竟她自己上过号,而且还跟人保证过一定会完结,还为此等了她一年,怎一个冤字了得。


  所以作者最后讨要到了那个作者号的使用权,和已发布内容的更改权,然后她正式接手了这个烂摊子。


  但是,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自那以后,另一个作者彻底失联,疑似弃号跑路。而剩下的这位从头梳理了一遍某人主搞的剧情之后,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她是一个逻辑考据党,也正因如此,她发现这篇文从根源上就已经存在了很大的bug,为此她一度非常痛苦。


   如果只是单纯的修改和重写的话,逻辑根本圆不回来, 但是她已经答应了读者们一定会写完(虽然读者也没有多少个),所以她只能尝试各种方法来搞定那篇合写文。


  然而以这个烂摊子的难搞程度,她是根本无法按照自己步调来写好的。


  所以她干脆,从根本不存在的前传开始写。真的就是从负N开始全文重写。


  这就是这篇文的由来。


   刚开始作者的文风是搞笑快乐多,沙雕又带了点其他因素,看得出来是非常努力在让自己贴合跑路作者的文风。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用这种方式写得越来越艰难,干脆直接摆烂走自己的步调和风格了,堪称急转直下。


  然后作者也透露了,为什么自己会一时脑抽同意跟她合写。


  因为当时她觉得自己的文风还有习惯只能写出来正剧,想要转型尝试写沙雕文。


  ......然后就被背刺了。


  因为那篇合写文是沙雕,所以作者当初合写的时候其实只搞了自己这边人物的剧情,剩下的都是交给跑路的那位来写的,结果现在从头写发现这里面全是坑。


  她每天都改文改得非常痛苦,同一个人设剧情私底下跟人捋了至少五遍,压力大得一度抹眼泪,甚至在群里情绪崩溃。


  这边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那位跑路的到底有多离谱:


  1.被白兰毁灭世界的行为搞得一度大彻大悟放弃清理异能力者转投于红色事业的陀总;


  2.究极恋爱脑,作者自己的人物线是有cp的,莫名其妙把陀加进去不说,人物选择以死亡达成目标之后让陀跟着殉情;


  3.直说荒就是另一个中原中也,对原著中有着不可言说的欲望不说,在三次元身份是特种兵,还因抗令私自对恐怖分子开火而被赶出军队回家,家里还有不少热武器冷兵器。顺带一提,他是华国人。


   当然其中还有柯同相关的,但这部分是留下来的作者哭诉最多次的问题。


   至于剩下的,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光从这几个来看就能看出来问题所在了。而其他片场的小问题,只会更多,虽然离谱程度可能比不过,但绝对也是让人头疼甚至会高血压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都变成这样了作者还不放弃,干脆撕书重写......大概是因为她答应了读者一定写完,至少要对得起当时的承诺。而当初的读者看的也是合写的基础版,所以她还是让剧情按照一样的方向走了。


  当然,最后作者还是非常顽强地,把这些东西改好了。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圆逻辑和修改可以形容的了,而是完完全全的全方面改写。毕竟......两个作者,同一个名字,两个角色。


  PS:无论是现在晋江的那个作者号还是LOFTER的作者号,前者是跑路的注册之后扔给她的,后者是她从以前用到现在的,也就是说,两个号都是她的号。如果说大家要是因为某些人的行为生气,想要对跑路那位进行问候,还请不要去问候作者。


  从以上的遭遇就能够看出作者有多惨了,再让她背上不属于她的黑锅也真的太不幸了吧。


  然后在正式开始前,在此提醒各位。


  本帖仅是在为大家展示一下人能够惨到什么地步,在同时又能负责到什么地步,以下皆为现怨种作者修改后的人设,拿出来作为对比。


  毕竟现在套路重复、人设奇怪的柯同文比比皆是,而与此对比起来,作者的不洗白原则以及对人物性格的描写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当然,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你即将要进入的,是一个,扭曲的世界。


   深渊欢迎你。


  


  二编:悲报,号现在也不归布偶管了,晋江机制导致冤种作者无法发文,之前她因为某些原因崩了心态,回来之后发现更新不了了,心态炸裂。



  另附作者在老福特的前传


  



三编:群号965870326,大家可自行进群和太太贴贴哦!

当中原雅治养了小中也

  毫无激情的短打,也算是新年贺文…?

  迟来的新年快乐!

  

  

  五月初,将将转热。

  擂钵街边缘渐渐爬来一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原住民——那场震惊全国的爆炸事件曾湮灭了包括范围内的人和建筑,声势浩大的浩劫在威慑了流民亡徒的同时,也一度让本就穷苦的贫民不敢靠近。

  裸露的黑色坑洞,散落的土黄流石,荒凉到令人心神不安的景象,出现了一个极其苍白的青年。

  医者的白大褂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映着极其少见的白色卷发。

  消毒水的味道浓的要命,透着一股格格不入的,属于擂钵街之外的气息——规整而干净。

  中原雅治——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坑洞外的青年皱着眉,试图弄清楚自己被迫换了地图的原因,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件事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看见了一个刚学会走路的特殊小孩,小孩穿着不合身的白色短袖,成人的上衣堪堪没过他的膝盖,赭色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在太阳下面闪闪发光。

  这个孩子把坑洞当做了他的归属地,毕竟他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在刚诞生的那几天也只有他敢住在这里。他对中原雅治的出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中也。”中原雅治蹲下来,眼神珍惜的像是在守护一场一触即碎的幻梦,眉眼间尽是深情与不可思议:“中也。”他又唤了一声。

  中原中也还没学会说话,他只是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估算自己体内的,还未能熟练掌握的神奇力量是否可以直接打败对方。

  中原雅治从来没见过那么娇小可爱的中也哥,毕竟无论是他所在的原世界,还是不久前才意外进入的异世界,中也哥都有了少年的身形。

  而面前的孩子,比最开始中也哥捡到自己时的样子都还要再小一点。

  他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孩子伸出了手:“中也,你愿意成为我的兄弟吗?”

        

  孩子的意愿如何暂且不提,毕竟他在第一时间就被心花怒放的大人夹在腋窝带走了。

  无论是什么都阻拦不了他保护幼崽中也哥的心,食物也好,住宿条件也好,中原雅治都要保证自己能给小中也提供能力范围内所能提供的最好的。

  索性雅治随身携带的卡和现金都还能用,身份资料的话卖点情报做个身份就行——从未来来的雅治姑且对一些细节还留有印象,抓只三花猫在异能的帮助下并不是什么多难的事。

  于是他的日常,除了在官方建立的医院工作赚钱之外,就是和小中也贴贴,使劲贴贴。

  他最常做的大概就是把小孩放在自己的肩上,带着孩子到处溜达,就像是中也哥曾经对他做的那样——然后看着小孩高举双手欢呼,眼睛盛满了如同最偏远乡村中毫无污染的,一览无余的星光,底色是澄澈的蓝。

  他教会了中也叫哥哥,平语也好敬语也好,无论是第多少次听到,中原雅治都会极其惊喜的回头,抱住小孩把脸埋在对方肚子里就是一阵猛吸。

  “说真的,你很像变态。”中原中也如是说到。

        

        该说不说真的很巧?

        在医院工作的雅治医生遇到了某位带着白色耳罩的长发法国人。

        这个特征指向性真的有点过于明显了——虽然无论是雅治经历过的哪个世界兰堂先生都没能活下来,但这件事的起始经过雅治都从哥哥和青花鱼那里知道过。

        毕竟是讨厌对象的黑历史嘛,就算魏尔伦算是和中也哥勉强和解,或者说是被漠视了——中原中也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个杀死过自己的弟弟,却又炙热的爱着他的哥哥相处,只能当做没有关系的远离。

        中原雅治还是很讨厌对方的,虽然被杀死的过程说不上是绵长的痛苦折磨,但也绝对说不上好受。

        在这种情况下,留意了一下对方的痛苦往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中原雅治看了看对方头上的日期,沉思。

        “兰堂先生,你好,请问你有空吗?方便借一步说话?”

        

        总而言之,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中原雅治带着小中也度过了这毫无波澜的一年。

        黑手党打架也好,异能大战也好,一切都和兄弟俩无关。

        直到新年的第一天,门口传来伴着烟花和鞭炮的敲门声,太久没有和朋友进行社交往来的雅治好奇的打开了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和怀里小孩长得一模一样的,带着帽子的青年。

        “新年快乐,雅治。”

        “新年快乐,中也。”